人在囧途

  • 11月24日 15501次 1 3 人都说   3
  • 收藏
  • 前些日子回家,恰巧碰上了暴风雪。
    下午在火车站附近的肯德基吃些东西消磨时间,
    对面坐过来一个女孩,笑着同我打招呼,
    聊着聊着才知道是同校的学妹,
    她说她来接站,从下午四点一直等到现在,
    她说马路上的公交车都是要乘客下来推才能运行。

    我离开肯德基的时候是晚上十点钟,
    我笑着同她告别,她无奈的对我眨眨眼睛,
    百无聊赖的又要了一杯圣代,盘算着还要多少时间火车才能回来。
    我暗自想着晚上的车可不要出什么事故,
    奈何这才刚刚是厄运的开始。

    火车站里面的人比春运的时候人还要多,
    我走进去的时候还一头雾水,进到候车室方才恍然大悟。
    所有的火车都晚点运行,而且都在四五个小时以上。
    哪怕是哈尔滨始发的火车也全部没有办法正常发车。

    我攥着火车票,看看车票上的时间,
    十一点零五,心存一丝侥幸。
    十一点半的时候,有一丝丝的失望。
    十二点的时候,腿已经站到麻木,蹲下来四处张望。
    候车室的地面像是垃圾站,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倦怠不满。

    一点钟的时候与坐在旁边地面的大叔熟络起来,
    他好心的将行李给我坐,我摆摆手谢绝了。
    两点钟的时候他又一次的叫我坐下来,实在挺不住坐下抱着膝盖继续等待。
    三点钟的时候候车室开始骚动起来,人群集中在小卖部的方向,
    不断的有人呐喊,还有很多人站在椅子上和窗台上拍照。
    我站起来向那边张望,只能看见黑压压的人群。

    于是我拿起手机搜索附近的微博。
    火车站里面,方便面已经涨价到20元一桶,矿泉水五元一瓶,纸壳五元一张。
    纸壳是用来铺在地面上坐着或者躺着休息用。
    等了一夜车的乘客心中积蓄的不满加之车站小卖部的趁火打劫终于爆发了。
    不断的有人叫喊,谩骂,敲打小卖部的玻璃。
    听说后来钱返还了一部分。

    三点半的时候大叔的火车来了,
    于是我继续站在人群中等车。
    四点以后陆续有几趟车次发车,却一直没有我要坐的那一车次。
    我再漫长的等待里疲惫不堪,看见穿制服的工作人员,
    走上前去询问,他们只是不耐烦的说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五点半的时候很多车都已经发车并且运行,
    候车室的人渐渐少了,找到座位休息了一会。
    六点半以后人渐渐又增多,第二天的车次已经正常运行,
    七点的时候,听到广播里面播报有两列火车因为前一天的无法正常运行而呗砍掉。
    祈祷我乘坐的那一列一定不要被砍掉,已经在车站站了一夜。

    八点的时候再一次询问工作人员,他行色匆匆,
    只是说了一句,还没来,然后快步走掉了。
    九点的时候听见那一边有人大喊我乘坐的车次,于是走过去一探究竟。
    是这一列车的乘客一起呼吁去找站长,
    我站在人群中,听到有人说,站长说九点二十可以检票上车。

    九点二十的时候依然没有动静,
    于是整辆车的乘客都站在了检票口不肯离开,
    大家喊着,你们不调车来,我们就不让你们检票,谁也别想走。
    我站在人群里,十分疲惫,不知所措,
    明明知道这是一种蛮横不讲道理的行为,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九点四十的时候,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承诺十点零五车会来,
    但是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理睬他,大家只是站在检票口不肯离开。
    对面等待检票的人群与我们在的地方像是在对峙,又像在打群架,
    十点零五车依然没有来,也没有人准备离开,其他的车没有办法运行。
    十点半的时候,局面僵持,终于有工作人员来为我检票,准备上车。

    那一天我二十四小时没有吃东西,三十六个小时没有闭眼,
    我从始至终也没有抱怨,没有呐喊,没有去看热闹拍照。
    却一直静静的观望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站内超市的趁火打劫,铁路压车不给发车,
    最终都是以暴乱的形式,群众取得胜利而告终。
    而一夜的等待是我们共同付出的代价。

    我一直以为,暴乱和蛮横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可是在这样的一天,蛮横最终成为最快速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说明了一种社会的病态。
    很累,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夜。
  • By:柚子。
  • 上一篇      下一篇       印探索大厅 说说我的方法

  • 假装的表面
    @柚子。有过一次和你差不多的经历,不过是坐的汽车,堵,超载,连脚都没地方站,从此以后回家不再坐汽车
    2014-02-12 15:21 评论 |  
    涂小小
    @柚子。 那样冷的天,我应该早退票回家了~
    2013-12-01 12:02 评论 |  
    溺水的鱼
    @柚子。 我这辈子还没有去火车站接过人,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我想,同时等待,心情一定也是焦躁不安的。我不喜欢坐火车,觉得慢。上次去西塘,后来下起了大雨,我们要在那时候赶车,淋得很狼狈。我是不喜欢这样的狼狈的,但因为有人陪着,所以这种感觉就就淡了。这世界上,很多事,要用法律,很多事,要用道德衡量,但总有的人游走在道德与法律之间,他们不能得到法律制裁,虽然道德对他们有谴责,但他们无所谓
    2013-11-29 11:28 评论 | 2 人都说     1
    拾叁姑娘
    @柚子。
    坐火车唯一晚点的一次是只晚了十几分钟,如果像这样晚十几二十小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崩溃~~
    2013-11-26 20:34 1 则 评论 |  
    雁落江渚
    y@柚子。 一些事情并非我们不远和平解决,而是被逼着非得使用暴力,很多反抗都是这样来的吧
    2013-11-26 12:14 1 则 评论 |  
    兔小白
    @柚子。
    以前看过一个句子:有些事情是必须用蛮横和暴力解决的。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适合和平解决,在这种时候我觉的小卖部的老板应该提供温暖,而不是以此来谋取暴力,并不是说要如何的对待大家好,至少不应该如此。这个社会有些病态,我是这样觉的
    2013-11-25 16:09 评论 |     1
    ♤我叫小香瓜
    @柚子。若是肯德基对面坐的姑娘刚好是在上脚印。
    2013-11-25 11:11 1 则 评论 |